低调炫富新方式


奢侈品和其他昂贵消费品曾经作为彰显地位与身份的符号,受到社会精英的青睐。对奢侈品的追捧,也形成了经济学家Veblen口中的“炫耀性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这一社会特色。

如今,奢侈品已不再是富裕阶层的专好,中产阶层越来越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该趋势被称为消费品的“民主化进程”(the democratisation of consumer goods)。经济学角度,这种民主化趋势源于制造业成本大幅降低以及各社会阶层收入的普遍提高。社会学角度,其根源在于最富裕阶层消费方式的变化。

当代的社会精英,不再偏爱以物质消费来标志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是利用服务、教育等构建出的文化资本,以及医疗和养老等各类非实物消费来形成区别于其他阶层的精英环境和社交圈子。如果说,当今依靠奢侈品来显示自己财富的“炫耀性消费”往往只能达到装点门面的目的而徒有其表,那么,这种通过提高自身素质和生活质量来构建与巩固自己地位的消费习惯,将会以不易察觉的方式长远而深刻地影响各社会阶层的关系。

这种消费方式,Elizabeth Currid-Halkett称之为“非炫耀性消费”(inconspicuous consumption),在Conspicuous consumption is over. It’s all about intangibles now一文中,Elizabeth详细阐释了上述观点。

Elizabeth观察和描述的,主要是美国的情况。而按我的经验,欧洲二三十年前,甚至更早,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消费方式转变。比如日常穿着跟乞丐一样,实际上拥有多幢公寓楼的德国房东;比如德国富翁榜排行第四,却无人知晓姓名的隐密犹太人等等,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但相信他们的消费方式绝对称得上是“非炫耀性”的,低调而且会由后代子孙所延续下去。一位老师曾说过,判断德国人的贫富,绝不能够靠外表和外在的物质消费品,正确的标准(之一)是他们出国旅行的频率和目的地。我想,Elizabeth文章中没有提到的“旅行”,也属于“非炫耀性消费”之一。此外,以前看过一本英国人写的描述生活品味的书,书中提到,区分阶层的标志,并非是豪宅与豪车,而是装修风格与洗车的方式,这二者也应该属于“非炫耀性消费”所产生的差异性标志。

Elizabeth的原文刊于aeon,一个非常优秀的电子出版网站。网上也有BBC转载并翻译的中文版。

 


GUTE-URLS

Wordpress is loading infos from aeon

Please wait for API server guteurls.de to collect data from
aeon.co/ideas/conspic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