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高丰文去世

1994年春天,首届职业联赛沈阳区开场赛,沈阳对上海2:3,高丰文坐在我前一排当观众,忙着跟球迷握手、给人签名,像个好脾气的街坊大爷,他身边一个是开着奔驰S600过来看球的前辽足及国足门将,一个是足协的不知什么J(级)B(别)领导。那个年代的教练心怀不忿,退休后办学校要培养能报仇雪耻的新一代;那个年代也有个别球员早上五点赶到体院球场练习体能和任意球;那个年代球迷的身体素质不一般,似乎好像可能没听过有球迷被气死的新闻。三十寒暑过去,弹指一挥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