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过年闲时处理的几幅照片

过年闲了几天,找出过去拍的照片,处理了一下……

131275791

(一)盯住猎物的大喜
当然,平时的照片,拍的内容最多的,就是大喜了。这张拍于1年前,被她盯住的猎物是什么呢?是旁边只露出几片叶子的荷兰铁。
大喜爱吃草,没有草的日子里,兰花的叶子是一种无奈的替代品,没有这两种植物的日子里,大喜咬过荷兰铁的叶子,闻过葱叶、韮菜叶等无数种她怀疑为草类的植物……

131392548

(二)警惕

拍于1年前,1月31日。大喜在卧室门口,对门那边老白的动静保持警惕的姿态。恍惚还记得大喜初见老白时的情景,一个是落泊的外来户,一个是作为主人的千金小姐,是这种对比造成的永无和解的对抗么?

131135551

(三)化工学院的树林
拍于05年12月份,化院办公楼、实验楼、图书馆转成的圈子中间,就是一大片树林,我觉得那是化院校园里唯一优于沈师的地方,相对于崭新、造型优美、幼嫩的建筑而言,苍老、弯曲、朴实的树木更让人舒服一些,尽管这些树木被当事人毫无创意地圈在柏油路中间,好歹他们还是被留下了而不是被砍掉盖楼……

历史带来的是自尊、是骄傲,而现在全国都是崭新得可怕的大学和大学校园……

131291612

(四)躲
拍于05年夏,大连星海公园的石头滩上。消费级DC比较苦恼的问题是近景深的时候,焦点到底落在何处自己没有十分把握,三星V3,焦点越过螃蟹壳子,定在了后面的石头上,还好小蟹同志本身还算清楚……

孔子说“文胜质则野,质胜文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但文质彬彬,是很难也很让人痛苦的事情,退一步讲,若不能君子,与其文胜质而野,不如质胜文而史。无论是摄影还是其他艺术形式,充满匠气和技巧的东西总是让人感觉扼杀了事物本身的生命力,大多数人在接触艺术的时候,也过于注重技巧的学习,缺乏对艺术本身的关注、缺乏对生命美的感觉……

我骄傲,因为我业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