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梅林:《马克思传》中的一些段落

同样无疑的是,在他身上,作为战士的一面是永远胜过作为思想家的一面的。(4)

她甚至终生都没有学会正确地讲德国话,也根本没有参与过儿子的思想斗争,——只是有时不禁以一个母亲的心情为她的卡尔发愁,想到假如他走上了正路的话,他的成就会有多大。(7)

1835年秋天,卡尔·马克思进入波恩大学。看来,在那里的第一年与其说是在研习法学,不如说只是“住大学”。
我们没有掌握马克思在波恩时期的生活的第一手材料。但是,从马克思的父亲的信中所反映的情况来判断,他是在纵情享受青春的欢乐。后来。当父亲发怒的时候,他曾在信中指责儿子的“放浪形骸”。但是这时,父亲还只是抱怨儿子给他寄来一些既投有关联、也没有结算的卡尔式的账单。不过说到账单,那未,这位货币流通的经典理论家就是到后来也从来没有弄请楚过。(12)

关于柏林大学,路德维希.费尔巴哈曾说过:“比起这儿的习艺所来,其他的大学简直就是酒店。”(17)

巴黎为马克思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研究——马克思还在《莱茵报》时就表示了这种意图——提供了最广阔的机会。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丰富得几乎令人目眩的思想和人物的图景。精神园地中到处是社会主义的萌芽(101)

我们说,马克思在英国找到了第二祖国,但祖国这个词的涵义当然不应该理解得过于广泛。在英国,马克思从来不曾因为他的革命宣传话动而受到迫害,虽然这种活动在不小的程度上是反对英吉利国家的。这个“贪婪而嫉妒的小店主”的政府比那些大陆国家的政府具有更大的自尊和自信;大陆国家的政府由于良心有愧而心怀恐惧,不惜挥舞警棍来迫害自己的反对者,甚至当后者并没有越出讨论和宣传的范围的时候也如此。(29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