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人在旅途

火车过辽河了,天气晴朗闷热,想必北京比沈阳更甚。 软座车厢人少而静,虽然不能用钱来衡量人的素质,但不可否认的是,六十元的车票差价也让车厢环境有所不同,就跟大学一样,虽然不能用分数区分学生的"好"与"坏",但一百分的高考成绩却能让两所学校学生风气和素质出现很大差别。 经常有外国人走过来走过去,车厢里有十数个俄罗斯人(或东欧人?也许在我们眼中,美国人与俄罗斯人的差别远没有沈阳人与成都人的差别大),他们的孩子,不管男女,都那么漂亮(其实是城乡差别小,中国城市的孩子漂亮的也不少,但到农村不行了,跟生活条件也有关系)。 对面是两位老师带几名学生,其中一位大概近六十岁了吧,跟另一位谈中国和黎以冲突…我不清楚为什么很多人(可能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中国问题和外交方面的专家?他们总结起中国社会病的根源以及大国关系实质来往往如行云流水,其流畅程度,绝对够格上百家讲坛,可一旁作"二手听众"的我,则很痛苦,就如同坐公交车抱小孩的妇女收到别人赠给她的"猴子"的一根香蕉一样。于是我打开PDA,听歌上网好了… 但愿北京之行一切顺利!阿门! 8月18日 10点30分于T12次。发上来己经十一点了!车在大虎山时的GPRS速度太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