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中美战略对话或Senior Dialogue

2007年6月20日到21日,中美第四次战略对话在华盛顿和马里兰州怀河会议中心举行。

会谈的氛围

对话是“坦诚、深入”的(中国外交部),”constructive and frank”(美国国务院

会谈的内容

“双方讨论了朝鲜半岛核问题及东北亚地区安全、伊朗核问题、苏丹达尔富尔问题、气候变化、能源安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广泛问题”(新华社华盛顿6月21日电:第四次中美战略对话结束),当然,也包括很重要的台湾问题。

“included the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curbing Iran’s pursuit of nuclear weapons capability, the humanitarian crisis in Darfur, and peace and security in Northeast Asia. There was discussion on human rights and a range of transnational issue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energy security, and combating the spread of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They also discussed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Taiwan Strait.”(U.S. Department of State:Conclusion of the Fourth U.S.-China Senior Dialogue

台湾问题在这次会谈中是一个首要问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现在台湾当局在公投方面的活跃。之前(6月19日)的记者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说,美国基于一贯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 (BBC:美国不支持台湾进行加入联合国公投

对话后(22日)的记者会上,在问到对话中是否谈及“公投”问题(come up in the Senior Dialogue)以及美国对公投的态度时,发言人的回答是:”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opposed to referenda in principle. We appreciate and strongly support Taiwan’s democratic development. The United States opposes any initiative that appears designed to change Taiwan’s status unilaterally. This would include a referendum on whether to apply to the United Nations under the name Taiwan.”(U.S. Department of State:China – Taiwan at the Senior Dialogue)

历次对话

2004年11月,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胡锦涛主席与美国总统布什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会晤。双方对发展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提出几点建议,其中包括“加强两国战略对话”。2005年3月,在美国国务卿赖斯访华期间,双方确定将定期举行战略对话。从2005年8月1日到2007年6月21日,双方举行了四次对话。按约定,每年两次,但2006年只在下半年举行了一次。每次战略对话时间约为两天。

第一次战略对话,2005年8月1日。北京。戴秉国:佐利克。“中美双方将积极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加强对话,增进互信,发展合作,妥善处理分歧,推动两国建设性合作关系不断发展。”

第二次战略对话,2005年12月7日。华盛顿。戴秉国:佐利克。“we discussed how China could work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s on challenges such as Iraq, Afghanistan, Iran and North Korea. …… We discussed our overlapping interests in fighting terrorism, preventing the proliferation of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building energy security, and reducing the risks of pandemic disease. “

第三次战略对话,2006年11月8日。北京。杨洁篪:伯恩斯。“The two discussed U.S.-China bilateral relations, and cooperation on a range of key global issues, including North Korea, Iran, Darfur, Burma, APEC, and UN reform.”

评价:senior dialogue要比“战略对话”要确切

对话的的两大特点是:层次低、时间短。在副部长的层次上,在2天时间内,对话要解决任何战略性问题都是不可能。对话的最大作用可能是:

1、象征。互相串门式的对话,象征着一个超级大国和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合作的态度以及用对话解决分歧和矛盾的决心。对话的按进度、如期举行代表着中美两国关系在正常发展。

2、重申。针对近期重大议题,双方重申各自观点并确认对方态度。

与元首的定期互访和政、军热线联系相比,这样的一种对话,与其说是“战略性的”,真倒不如美方的定义来得确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