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也想一死了之

 

以前提到过一首把死挂在嘴边的歌,森山直太朗的「活著要是痛苦」,今天再来一首中岛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如果说前者还是重于生死的讨论,后者则更贴近寻死者的现实思考。

amazarashi 1

第一个视频是录音室+MV版的:

看不到的试试B站的视频:中岛美嘉 我曾经想死 中文字幕(译文)

无论是比赛还是音乐会,看过现场的人都能感受到身临其境与看(或听)转播的不同之处,这种差别源于氛围对观(或听)众的影响。同理,现场的氛围对参赛者和表演者的影响也是一样,歌手在现场更容易融入自身的感情和心境,结果是质量虽不如制作时那么精细,但感染力超乎平常表现。

所以该看一看现场时的美嘉:

看不到的试试B站的视频:【中岛美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字Live】

唱这首歌时,中岛美嘉不仅不在状态,事实上,她还处于耳咽管开放症(对于常人而言会导致身体与精神的disorder,对于歌手而言就是职业的终结)的困扰之中尚未恢复(似乎也无法完全恢复)。但也许正是这样的经历,让她更加能够体会到歌曲所描写的那种重度抑郁之后being towards death的哲学意义上的「向死而生」吧。

但是,无论是幼时叛逆、年少离家漂于福冈、辗转并出名于东京还是盛年时的波折,美嘉的性格始终没有变化,当她嘶喊着唱出「分かってる 分かってる けれど」(我都明白,都明白,但是啊)的时候,她对命运安排的愤怒与抗争明显不像歌中描述那样细腻而脆弱。她活着源于她自身的坚强而不是邂逅那个有着美好笑容的あなた。

初春的杏花盛开,阳光洒落,却能由此想像到自己在这样的暖阳花树下,一旦长眠便如蝼蚁腐朽成尘的人,更进一步,因为鞋带散开便感到活着毫无意义的人,是真正的重度抑郁患者。而把这种人演绎得最到位的,是这首歌的原作:秋田ひろむ(秋田弘):

看不到的试试B站的视频:【中字Live】amazarashi 秋田弘-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海鸥的鸣叫、杏花盛开、薄荷糖、灯塔、锈迹斑斑的铁桥、丢弃的自行车、老木房子车站里的暖炉……这些细节就能引发寻死之心,是普通人所理解不了之处,也是可怕之处。因为命运重击而使人丧失生存动力的只占少部分,其余六成以上,则是歌中这种自我迷失以至鞋带开了就能自杀的人。2秋田则能将这些细节平静唱出,宛如陈述自身经历(或者就是自身经历)。

不过,困于细节抱着必死之心的,也因细节得生。只一人、一颦、一笑,世界便有了些许温暖。如秋田在解释歌词时所写:我不为这个时代而生,不为这个世界而生,我为你而生。(僕はこの時間に生きてるじゃない、僕はこの世界にいきてるじゃない、僕はあなたに生きている。)这就够了。心の支えは いつの時代も 男は女 女は男。(CHAGE and 飞鸟)

这首歌的名字,MV版译为「我曾经想死」,好笨的中文;现场版译为「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这是SONY音乐的官方译法,为避免歌名有「死」字引人遐想,这么处理倒也合适,不过歌词中出现了大量曲解原文乱七八糟的翻译。像「在阳光散下的树梢间 就这样睡着 昆虫的残骸是否也会变为尘土呢」、或者「是因为少年也找到了我 在床上下跪 必须对着当时的我道歉」,简直不知所云,这样的译者应该自行「一了百了」。

这首歌好听到当然有中文版的程度,汤唯唱的,拙劣的中文歌词,差劲的唱功和毫无感情的表现,让人听了真想「一了百了」。

还有,中岛美嘉和长渕刚一样,都是鹿儿岛出生来到福冈走出九州。不同之处在于长渕属大学中退,中岛则是15岁不上学漂在福冈。想想那是1998年到2001年间,也许我认识的某人曾经与她有过擦肩而过的交集也说不准。所以现在我身边的人也要加油,万一挽救哪个失学少女以后成为天后也说不定。

注释

Show 2 Footnotes

  1. amazarashi新曲“あんたへ”PVに秋田ひろむ本人がアニメで登場。
  2. Lynch, Virginia A.; Duval, Janet Barber (2010). Forensic Nursing Science.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 p. 453. ISBN 0323066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