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卫八处士》与《回答》

分别是杜甫与北岛的诗,并列一起不是因为有任何关联性,只因碰巧在某个半夜连着读到而已。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杜甫:《赠卫八处士》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北岛:《回答》

文字在诗人手下的排列组合,形成韵律的美感,与其承载的感情和意志一起,穿越时空,引起共鸣,称为感动。


杜甫:《赠卫八处士》

杜甫与李白、高适和卫宾相友善,卫宾在家中排行第八,故称“卫八”。(《集千家注杜工部诗集》卷一)
来源:1024之[听见诗歌][唐诗]杜甫《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北岛:《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