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山王病院DAY2

9点,中心主任衣笠先生带着一众人等查房,因为他本人也是我的主治医师,所以也不用其他人介绍病情,就大声打了招呼:今日も頑張りましょう!转身走了。

衣笠先生外向而幽默,属于那种初见面便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性格。这样的人做医生拥有先天优势,因为有太多人被疾病的关连物而非疾病本身所击败,这些关连物主要包括疾病所带来的压力和抑郁情绪。而衣笠先生的性格正是对付负面压力与情绪的有力武器,不仅能在技术上对抗疾病,也能在交往中拨走心里的阴云。

10点多护士放下了手术服和其他备品,有两样东西我比较感兴趣,一是白色弹性长袜,二是一会打针固定用的胶带,小时候我们都叫粘膏的东西。

一直在猜测,可能是日本人比较重视医疗,另一方面是政府在医疗费用上承担较多而个人较少,日本的医院在医疗器械方面非常大方,大量使用顶级产品。

比如这双白袜子

DAY1晚上护士量我的腿围就是为了选这双袜子。

《中国普通外科围手术期血栓预防与管理指南》统计,无预防的普外手术,引起深静脉血栓(DVT)并发症的几率最高可达40%,致死性肺栓塞几率最高为5%(年龄>40,有基础病)。而预防措施,除用药外,最主要的是机械方式,包括这双过膝弹力袜(以及下文将会提到的,也用到我身上的间歇充气加压泵)。

这双一次性袜子网上零售价200元人民币左右。

还有这块输液时固定针头的粘膏。

以前用过医院送的Opsite创可贴,也是这个公司出品,瑞典还是挪威产的,当时医生表情似乎很心疼,后来在网上查一下才知道那一片创可贴要200多人民币。

这块粘膏网上零售价30人民币左右,感觉其特点是牢固的同时对皮肤非常友好,没有过敏或刺激性,对于连续一周使用留置针的场合,的确非常适用。由于DAY4才能淋浴,所以其防水性还要过两天评价。

12点开始输液电解质,速度是每小时100毫升。两点下楼,踢开手术室门(似乎所有手术室的门都是用脚开的吧),六七个护士围了上来,有帮忙换鞋的,有围观的,还有主角是确认身份的:除了扫描腕带上的条码外,还要患者自己说出姓名与出生日期。

躺在准备床上,麻醉师上场,脊椎麻醉用的针头很细,腰部只有短暂轻微的刺痛感,而当脊椎麻醉药效没起作用时,加进点滴的静脉麻药已经生效,瞬间失去意识。

醒来时已经回到病房自己的床上,随后的印象是主治医师衣笠、主刀医师豐永和翻译都在,聊了很多手术有关的事情,第二天都忘了,因为术后几个小时,麻药的作用如同酒精,会使人“断片”。

留住的印象始于晚上六点半,下半身稍有知觉,至少能动了。小腿上罩着两个像按摩仪的东西,就是上文说的间歇充气加压泵。鼻子里管子吸着氧,胸口贴着片片,连着的是带远程传输功能的心跳呼吸检测仪。

山王病院都是单间病房,为了便于随时了解患者情况,使用的都是这种远程心肺功能监测仪,心跳和呼吸数据传输到护士站,便于集中了解。

点滴换成了消炎药和营养药。还多了一个输液管理机器。

消炎用的是头孢唑林钠,营养液是ソルデム3A,葡萄糖加电解质,因为病情比预想严重,刀口较深,原定禁食2天改为4天,DAY7才能吃饭,期间全靠ソルデム3A挺着。

输液管理机的作用是精准控制单位时间输液量,液量空时还有报警,这样晚上输液不用盯着守着换药水。

稍加留意能发现,管理机与输液来自同一个厂商,TERUMO,日本最大的医疗器械公司。公司创始人之一叫北里柴三郎,世界有名的医生,血清疗法发明人和腺鼠疫病原菌发现者。这个名字以后不会陌生,因为从2024年开始,日本千元纸币的头像,就要换成北里。

医生护士清洁工各司其职,各种流程全有计划,什么时间该出现什么人、做什么事几乎没有意外,剩下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准备按时出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