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天上芙蓉剑 人间竹叶舟

我在残骸中吟唱……

保护子女是每个母亲的天性……我在残骸中吟唱……我赐他以生命,我有责任最终让他来到世间,让他见识这个虽然无常却充满温情的世界……于是,在过完十八岁后的第一个雨季,我有生以来头遭离开父母,离开熟悉又让人有点厌倦的家乡,搭乘这该死的飞机,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而现在,你也可以说,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如今,我的衣服已经支离破碎,我的头发,如同离开海洋后的水草……我已经不能,也无需操心未来……我的明天、孩子的明天……在滚滚的浓烟包围中,我只能在这残骸之中歌唱……远处隐约有急救车的尖啸……回忆的一幕一幕,无法逃避,直跃至眼前……

屋外停着父亲送我的礼物,那是我所拥有的第一辆车……屋内是跟我一样刚刚成年却依然幼稚无知的男男女女……那个充满酒精的周末晚上、新年前夜,也是庆祝我生日的聚会……大家都显得兴奋异常,我却无精打采,看着窗外,那些我曾经的男朋友们围着那辆车,神采飞扬,跃跃欲试——我知道它不仅价值不菲,而且对于刚刚过了法定年龄拿到驾照的他们来说,吸引力有多大。这些无聊的人和无聊的想法,简直让我无聊至死,我的人生也恰如这场派对吧:在外人看来,豪华至极,而内里的乏味,恐怕只有我一人知晓。眼望窗外,我只惦记着那个人,还有我腹中的,他的骨肉……

随便订下一张机票,而城市我名字,我从未听过,于是,我的第一次独自旅行,载着我所有的憧憬,就这样开始……脑海中隐约回响着父母的斥责……舷窗外是划过云端的机翼……如今我却在残骸中吟唱……烈焰烧红了四周的所有,我却没有感到疼痛。曾经梦想过,我的无聊人生就像这样结束:没有什么命运,也无须知道所谓的目的地……你摔到了地上,然后一切就些结束……

然而,此刻我却开始想家,我的故乡……我开始想念父母……此时我理应跟他们聚于餐桌之前……但如今……我只能在残骸中吟唱……我也许该打个电话给他们:我已经到了,不要担心……

我仿佛看见他们收到了我在机场寄出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保护这个孩子是我的天性……

这个故事来源于BLACK BOX RECORDER的第一首歌,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演唱者是Sarah Nixey,尽管听到这首歌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但跟其他很多人一样,对其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以为是一个刚满十八岁这个叛逆年龄的女孩离家出走云云……直到有一天,忽然之中意识到in the wreckage这个事实,并非是在残骸(更不是什么废墟了),而是在残骸!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时再看一看歌词,联系到撕裂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撞击地面、从机场发出的明信片……混沌开始变得明朗,一个悲剧就这样浮现出来:一个刚满十八岁的未婚先孕的女孩,明显没有听从父母的意见(堕胎),而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她离家独自乘飞机开始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旅行,我们不知道在目的地是否孩子的父亲在等待(恐怕不是这样),我们只知道飞机在途中就失事坠地,而这时已经变成魂灵的主人公却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开始思念家乡,开始担心远在家乡的父母,坠机时她最大的希望之一便是给父母打个电话说她已经平安到达,好让父母不再担心,当然,另一个希望,正如她写在临行前从机场发出的那个明信片上的那句话:保护这个孩子是我的天性……

也许作者想表达的与此不同,编故事也不是我的长项,但重要的是,这就是歌曲给我的感觉,是我自己的理解……

It’s my primary instinct to protect the child
是我的天性,要保护这个孩童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My dress is torn, my hair is wild
我的衣服支离破碎,乱发蓬蓬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My first car, my early boyfriends
我第一辆汽车,儿时的那些狗友狐朋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Wet weekends, new years eve parties
狂饮的周末,新年前夜的派对(wet既有潮湿的意思,也有允许烈性酒的意思)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Chorus:
Hour after hour after hour (x2)
一分又一秒,时光流匆匆

My 18th birthday, I’ll die of boredom
我的第十八个生日,也许我会死于无聊透顶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My private world is smashed right open
保护罩被敲碎,我的私密世界彻底透明(这句话我还有另外一种理解,关于privtate world,关于smashed open,但不确定)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女孩儿在残骸中吟唱)

My 1st trip, my expectation
我的第一次旅行,带着我的憧憬

I had a dream that it would end like this
曾经梦想过像这样的结局
No destiny, No destination
没有目的地,也别说什么命由天定
You hit the ground and then it stops
你撞向地面,于是结束了人生

CHORUS

I miss my hometown, it’s nothing special
真的想家,很正常,我有这种心情

Call my parents let them know I’ve arrived
我想给爹妈打个电话:我已经到达,不必担心

My primary instinct is to protect the child
是我的天性,要保护这个孩童

Send the postcard from the airport
从机场寄张明信片,把我的期望写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