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丰文去世

1994年春天,首届职业联赛沈阳区开场赛,沈阳对上海2:3,高丰文坐在我前一排当观众,忙着跟球迷握手、给人签名,像个好脾气的街坊大爷,他身边一个是开着奔驰S600过来看球的前辽足及国足门将,一个是足协 […]

山王病院THE LAST DAY

早上睡过头了,七点左右护士敲门打扰了一下,实际上是喊起床。 赶紧起来洗漱,把床收拾好了。七点半,上班的衣笠先生准时推门打招呼。约好一周后回来复诊,主治仍是他。 他因为兼任教授还是九大非常勤,前几天一直 […]

山王病院DAY9

今天是「昭和之日」,由裕仁天皇逝世的时间确定的法定假日。不过这不是一个传统红日子,是二十一世纪后才审定的,其设立意义在于「激動の日々を経て、復興を遂げた昭和の時代を顧み、国の将来に思いをいたす」,“经 […]

山王病院DAY8

安装一个付费手机程序,管理家里各种消耗品,包括食材。可以通过扫描条码自动输入商品名称,当然,保质期还是要自己调节。可以设置到期间手机提醒。截图之后才发现,显示的保持期设置只有两位,所以有几个明年过期的 […]

山王病院DAY7

辟谷6天,终于恢复吃饭了。日本几乎只有病人喝粥,这是跟中国在饮食上差别巨大的现象之一。白粥本身跟咱们没什么制作上的差别。 味噌汤里是几小块山药,两个热菜包括鸡蛋布丁和茄子煮豆腐泡。一个水果布丁,一小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