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王病院DAY7

辟谷6天,终于恢复吃饭了。日本几乎只有病人喝粥,这是跟中国在饮食上差别巨大的现象之一。白粥本身跟咱们没什么制作上的差别。 味噌汤里是几小块山药,两个热菜包括鸡蛋布丁和茄子煮豆腐泡。一个水果布丁,一小盒 […]

山王病院DAY6

术后第4天。断续睡了8小时多,可能是时间太长或是乱动的原因,血管轻微破裂,渗露的问题不大,但到下午时也已经肿的很明显了。 泡澡前护士拔了针,换个手。在日本无论打针或抽血,进针时都没有国内那么大的刺破皮 […]

山王病院DAY5

没睡好,起得也比较晚。 六点四十五分,护士换点滴,但没有量体温,因为是周末吗?以为衣笠先生不会上班,但七点四十分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出现了,而且是用典型的、可以在电视里听到的异国腔中文打招呼:“早~你好 […]

山王病院DAY4

今天是清静的一天,衣笠医生照常来了三次,金泽先生早上聊了好一会儿天。其他时间就是正常的护士测温血压。 而难得昨晚睡得沉,质量很不错。深度睡眠超过了1个小时。在记录中头两次非睡眠状态正是护士过来查看输液 […]

山王病院DAY3

今天主治医师衣笠来了三次,上班后的7点多、查房的9点多和下班前的17点多。基本是英语交流,听说刀口不疼让他很高兴,excellent! 昨晚没睡好,手术本身影响不大,主要是腿上的充气按摩声音有点大,护 […]

山王病院DAY2

9点,中心主任衣笠先生带着一众人等查房,因为他本人也是我的主治医师,所以也不用其他人介绍病情,就大声打了招呼:今日も頑張りましょう!转身走了。 衣笠先生外向而幽默,属于那种初见面便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 […]

山王病院DAY1

住院跟住酒店似乎没什么两样。 把事先填好盖章的住院申请交给前台,确认一下信用卡就算办完手续了。房间是预定的所谓“特別療養環境室(特別室)”,即医保不给报销费用的“差額ベット代”特殊病房,也已经提前准备 […]

山王病院 Day0

按照指引准备好了一小箱物品。一切收拾妥当后,心情还有点期待和激动 (ꈍᴗꈍ) 带不带电脑,这是个问题,临走前决定好了。 一周来福冈疫情渐消,20日确诊2人,总数296。由于福冈纪念病院的院内感染,所有 […]